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公告 > 公司新聞

公司新聞

一個關于霧霾的微觀調查

來源:admin 發布時間:2018-11-01

       今年五月,一年一度的秸稈霧霾來襲。    整個華北平原陷入一篇混沌,就連一向空氣質量不錯的南京,pm2.5的數值都爆表了?;馂?,交通事故,接連發生。一片迷霧當中,我和我的同事驅車來到冬小麥的主產區,安徽淮北的濉溪縣。
       接待我們的縣委宣傳部長一臉疲憊,由于中央明確提出向霧霾宣戰,安徽省向中央立下了軍令狀,整個安徽省要做到零火點。但沒想到,全縣的過火面積依然有差不多50%,在6月份的某一天,濉溪縣的著火點還名列全國第一,這讓整個縣委縣政府備感壓力。
       第二天,我們去了遂溪縣過火面積最大的村莊老家村采訪,村支書和村委會主任都沒精打彩。兩個人都因為防火不力受到了處分,分別被降為副書記和村委會副主任(嗯,你沒看錯),此前上交給縣里的2000元防火保證金也打了水漂。
       老家村有十八個自然村,村里有縣里的駐村干部,鄉里的派駐人員,和整個村委會的所有工作人員,投入到防止農民燒秸稈的工作中。麥收前,村委會的工作人員挨家挨戶上門宣傳秸稈不能焚燒,誰家的田燒的話就處理誰家,但村民普遍非常抵制。為了增加執法的威嚴,縣里專門出臺規定,私下燒秸稈一旦被抓,罰款2000,拘留十五天。但所有這一切,都沒能抵擋農民的智慧。
       6月 10號晚上,午夜一過,巡邏隊就發現田里有人點火,村委會書記帶人一路狂追。暗夜當中一個人在前面跑,后面一隊人馬大呼小叫在后面追,等到上氣不接下氣追上一看,原來是個女的。這人說出來看看家里的地有沒有人放火,就這樣。就在這時,村子附近的天地里烽煙四起,所有村干部家里的麥田,全都被點著了。等到天亮時,老家村大大小小的麥田,已經被燒的面目皆非。村干部們精疲力盡地四處忙著救火,村民們在旁邊嬉皮笑圍觀看著熱鬧。
       農民燒秸稈的理由也簡單,增加土壤肥力,減少病蟲害?;幢币粠У亩←湲a區,小麥收割之后一般接著種植玉米和青豆,兩季莊稼之間,最多只能間隔十天到半個月。不燒,后一季的莊稼就種不到地里去,在節氣面前,政府的高壓手段并沒有顯著的效果。
       秸稈如果不就地焚燒,有兩種處理方法:一是還田,就是用粉碎機將秸稈粉碎,再用旋耕機直接翻耕到地里。另一種是離田,就是將秸稈用打包機打包之后運離田間。這兩種方式各有利弊。還田容易導致土壤過于松軟,造成莊稼的倒伏,而且一年當中最多只能消化一季莊稼,如果兩季莊稼都進行還田,還會造成耕地的過營養化。離田的問題在于這些秸稈的去處,如果沒人收,堆放在露天,占場地不說,也是非常嚴重的火災隱患。不管還田還是離田,和焚燒秸稈相比下一季莊稼都更容易生蟲害,每年至少要多打一次農藥?,F在農村的青壯勞力基本都進城打工了,留在村里種田的,都是老弱病殘,多打一遍農藥的負擔,也并不輕松。
       為了防止農民焚燒秸稈,當地政府強制規定收割機的收割高度不得超過15厘米,麥茬短了,不好焚燒,農民就只好將秸稈運出來。但這樣的收割方式,每畝地將增加30元的成本。無論農民還是收割機手都不愿意,政府就派工作人員跟在每輛收割機后面進行監督,其行政成本高的令人難以想象。在淮北一代,為了貫徹落實禁燒秸稈的工作,80%的政府工作人員全都直接派駐入村,政府各部門只留守極少數人員看電話,其他工作一律停止。這些駐村干部有的就住在田間地頭的帳篷里,夜間看到火情就直接出來滅火。與此同時,各級干部全都繳納了數額不等的保證金,高的有兩萬,低的也有兩千,如果轄區內有著火點,這些保證金全部沒收。
    
       但盡管如此,依然沒能擋住農民焚燒秸稈。為什么?
 
        據測算,不管是實行秸稈離田還是還田,每畝地農民至少增加60到80元的成本。這還不算農民為此增加的多打一遍農藥的支出。盡管淮北一帶的地方政府按照縣鄉兩級財政分擔的方式,普遍給農民每畝地補償20元,但是,這些補償多數都附加一定條件,而且不能馬上兌現,更重要的是,20塊錢無法抵償農民因為不燒秸稈而增加的支出。濉溪縣一位副縣長下去尋訪時問農民,“給你們補了20塊錢了,為什么還要燒?”這位農民回答的倒也直接,說,“這二十塊我不要了,我再給你20,你把秸稈給我運出去行么?”現在農民種麥子每畝地扣除種子化肥農藥等成本,純收入也就不到一百塊。讓農民獨自負擔因為禁燒秸稈而增加的成本,農民不愿意,也不配合。
       這是禁燒失敗的根本原因。
   
       有人自然會問,這筆額外的支出政府為什么不能全都負擔?政府還真未必負擔得起。濉溪縣全縣180萬畝小麥,如果每畝按照低限補償60元,就是一個億。這還不包括秸稈離田和還田農機升級換代政府的補貼,以及秸稈運離田間的后續處理費用。這個費用是多少呢?宿州市有一家生物發電廠,每年可以消耗40萬噸秸稈,但是,他們的上網電價是每度0.75元,每度電政府補貼三毛多錢。假如濉溪縣180萬畝的小麥有一半經過生物發電消耗掉,至少每年還
需要一個億。這樣算下來,僅濉溪縣一個縣,不考慮勞動力價格的上漲,要解決秸稈焚燒問題,每年至少需要兩個億。濉溪縣雖然每年的財政開支有23億,但大多數來自于轉移支付,可以支配的財政開支不超過十個億。如果光解決秸稈焚燒就花掉兩個億,必然擠占醫療,教育等方面的開支。而那邊的財政赤字又該拿什么去彌補呢? 
       說到底,秸稈禁燒是錢的問題,如果社會足夠富裕,愿意支付農民禁燒秸稈而增加的成本,這個問題就好解決。相反,如果不愿意為此多支付成本,而指望農民獨自承擔代價,或者試圖喚醒農民的環境意識讓他們主動避免燒秸稈,都是緣木求魚。這是相當殘酷的現實。對于城里人來講,他們需要清潔的空氣,但對于這些偏遠鄉村的農民,他們雖然也討厭霧霾,也希望能呼吸新鮮的空氣,但如果要讓他們付出每畝六十到八十元的代價去呼吸新鮮空氣,對他們還是太奢侈了。
         推而廣之,這也是中國解決霧霾所面臨的困境。中國是一個典型的二元社會,北上廣已經飛奔進入發達國家的行列,市民不僅僅滿足于出行有汽車,更希望能呼吸到清潔的空氣。但是,在廣大的農村,哪怕是離北京只有幾百公里的農村,那些尚未城市化的農民,他們依然在為生計而奔波,他最在乎的是收入。他們雖然也知道清潔的空氣有利于健康,但在收入和霧霾面前,他們更愿意選擇霧霾,而不是收入減少。這種壁立千尺的二元結構,妨礙了很多公共政策的制定和選擇。因為同呼吸卻不共命運的十三億人口,他們有著截然不同的選擇和偏好。有人更在乎環保,有人更在乎錢,哪怕幾十塊錢。
        這種在乎錢不在乎自己身體健康也不太在乎別人健康的人是否都值得恥笑?不一定。我們曾經也像他們那樣窮,那樣在乎錢。只不過我們比他們幸運,可以在北京上海生活,率先擺脫了貧困,有更多的可能去關心空氣質量問。而他們,正奔波在賺錢的路上,連歇歇腳聞一聞空氣的味道都沒時間。他們的孩子可能還留在家里,無法和他們團聚,他們最想的是,能把孩子接到城里,哪怕空氣不那么好。
       中國網上輿論多數都體現了城市白領的訴求,他們收入不錯,去過國外,有著領先十三億人的國際視野和國際經驗,時尚而正確。政府在一年一度的霧霾季節網上調侃的段子面前節節敗退,先是在px和核電項目中犧牲企業的利益,緊接著,又為了4%的霧霾貢獻率的秸稈焚燒問題,肆無忌憚地犧牲著農民的利益。
       在整個禁燒期間,濉溪縣一共有100多名農民被派出所傳喚,最終有7名農民被正式拘留。這,多少符合法治和正義?在濉溪縣濉溪鎮,農民頭一天收割完畢,第二天鎮里就派旋耕機直接把秸稈打碎還田,幫農民把玉米直接種到田里。農民雖然省了錢,但他們也失去了選擇的自由。他們只能種玉米,不能種青豆。因為政府已經幫他們把玉米種好了。
       在整治霧霾的目標下,一切都成了手段。
 
       以下是我調查的結論:
       1. 秸稈焚燒對霧霾的貢獻率雖然只有4%,但在特定的時間段,是霧霾的主因。從根治霧霾的角度,有治理的價值;
       2. 清潔的空氣作為一種商品,需要付費購買。合理的做法是,在更在意清潔空氣的城里人中征收一筆環境稅,這筆錢用于支付農民為此增加的額外費用。但在現實當中,卻演變為讓農民支付主要成本,地方政府部分分擔的格局。這非常不合理;
       3. 在治理霧霾的問題中,農民,也包括其他一些底層社會的聲音和訴求被忽視了,他們可能真不像你們那么在乎空氣質量;
       4. .就秸稈禁燒的問題而言,不存在代價較小的解決方案。地方政府面臨這樣的困境:花足夠的錢補償農民有可能導致財政破產,而不花足夠的錢,就需要以政府的違法為代價,以犧牲農民現實的利益為前提?,F實當中地方政府的選擇是后者,但這樣的公共政策將使地方政府面臨非常大的政治和穩定的雙重壓力,注定難以持久;
       5. 現階段秸稈最現實的處理方法,是降低期望值,不要指望短時期內完全禁燒。而是在政府的組織下,根據天氣狀況,有組織地焚燒。盡量減少對空氣的污染程度,而城市居民忍受幾天臟空氣。
       6. 中國的公共政策缺少不同利益之間的博弈機制,互聯網的出現,城市中產的聲音不斷被放大,正在逐漸綁架政府,至少在北京霧霾的問題上,網民的聲音和政府表現出某種合謀。環境問題正在演變成一個政治問題,在部分改善空氣質量的同時,也在制造相當多的傷害。這些傷害,和法治和正義背道而馳。

 

微博關注

微信關注

Copyright 2016    南京國藍新能源版權所有   蘇ICP備16031173號
排列三杀号定胆码预测 欢乐贵阳捉鸡麻将 互联网金融平台不赚钱 闲来贵州捉鸡麻将 澳洲幸运8开奖记录 股票的k线图基本知 15选5专家预测 科乐长春麻将下载安卓版 捕鱼千炮版赢钱技巧 2020年海南环岛赛车彩票玩法 上市公司股利政策分